成人抖音食色

  成人抖音食色 霍婉柔捏了捏安笒的脸颊,“好心”的提醒:“你身边可是千年狐狸,小心被卖掉还帮他数钱。”

   “听说姑姑已经把离婚证换成了结婚证。”霍庭深将安笒解救过来,轻轻揉着被捏红了的脸颊,“要不要趁着今天的好日子公布一下?”

   安笒靠在霍庭深胳膊上,抿着嘴笑不停,看两人斗法真有意思。

   “威胁我!”霍婉柔瞪了一眼霍庭深,扭身就走,“用不着你多事儿。”

   霍庭深低头捧着安笒的脸,仔细看了看,皱眉:“疼不疼?”

   “没那么夸张。”安笒笑着拉开霍庭深的手,“好多人都看呢。”

   霍庭深四下看去,那些暗中打量他们的人都赶紧收回了视线。

   “现在没人了。”霍庭深靠在长椅上,将安笒揽入怀中。

   安笒瞬间无语,想起林妙妙的字条,总觉得不安心:“你说她到底想做什么?”

   “大概在霍皓阎身边过的不如意,想找个退路。”霍庭深将一缕碎发理到安笒耳后,“当然也不排除,是帮霍皓阎故布迷阵。”

   安笒叹了口气:“这么复杂。”

   “叮咚叮咚——”

   清纯可爱的小吃货

   霍庭深的手机响起来,是余弦打来的:“少爷,吴越来了,而且看上去和霍皓阎关系匪浅。”

   “又是他?”安笒现在听到“吴越”两个字就觉得脑子疼。

   可等两人回到宴会大厅的时候,发现不仅吴越来了,而且是带着安媛一起来的。

   “小笒。”安媛亲昵的挽住安笒的胳膊,笑眯眯道,“姐姐都想你了。”

   安笒皱眉:“先松开我的手好吗?”

   安媛讪讪的松手,重新回到吴越身边站着,颇有小鸟依人的感觉,只是小鸟娇俏,但旁边的人似乎不怎么领情。

   “我们又见面了,安小姐。”吴越伸了右手到安笒面前,众人的眼光齐刷刷过来,来自安媛的眼神则带了几分不甘。

   安笒后退一步,挽住霍庭深的胳膊,淡淡一笑:“上次姐姐崴脚,我代她去签约,还闹出了笑话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   一句话撇开和吴越的关系。

   “以后不要乱跑,免得被外面的阿猫阿狗挠到。”霍庭深“责备”安笒,说完又看吴越,“这位是吴总?久仰大名。”

   简言之,我们跟您都不熟。

   “大家坐。”霍皓阎热情地招呼,“以后霍氏集团会和天域公司长期合作,大家以后少不得见面。”

   酒店的房间里,林妙妙抱着孩子轻轻摇晃,年轻的脸上已经露出了衰败的神态。

   “宝宝,妈咪一定会给你谋个出路。”

   阳光落在地毯上,斑驳了一地的光影。

   “宝宝乖,妈咪去一下就回来。”林妙妙将孩子放在床上,又拿了轻薄的毯子盖在孩子身上,起身去了洗手间。

   自从她生下孩子,一直没得到好的照顾,身体恶露不止,总要隔一会儿就要去洗手间处理。

   “吱呀——”

   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,一个穿着酒店服务生衣服的人蹑手蹑脚的进来,朝着床铺走去。

   洗手间,林妙妙一边洗手一边看着镜子里憔悴了十岁的自己,眼睛里迸射出恨意:“霍皓阎,我会让你得到报应的。”

   这边,霍庭深和吴越于无形之间已经过招百余次,安笒站在一旁已经感觉到溢散出来的凌冽杀气。

   “小笒,陪姑姑出去透透气。”霍婉柔扯住安笒的胳膊,笑道的,“这大厅里的空气还是不如外面。”

   吴越朝着安笒看过去,端起酒杯抿了一口,眼神晦暗变化。

   出了大厅,安笒止住脚步,挽着霍婉柔的胳膊,笑道:“姑姑真疼我。”

   “以后遇见到那个吴越你就绕着点走。”霍婉柔拍了拍她的手,“那人心思阴沉的很。”

   “我知道。”

   安笒眯了眯眼睛,自从吴越出现,她就一直看不懂那人,总觉得他身上像是笼罩一层寒冰,寒冰外面是居心叵测的笑,里面是看不穿的算计。

   “孩子不见了!”一声尖利穿透耳膜。

   安笒和霍婉柔对视一眼,齐齐的朝着二楼的窗口看过去,林妙妙正趴在窗口,声嘶力竭的嘶喊。

   “孩子!谁抱走了我的孩子!”

   她不过去了个厕所,回来,孩子就不见了。

   “孩子!孩子不见了!”

   很快酒店的人都知道今天的小主角不见了,现场混乱一片,霍震霆更是差点昏厥过去。

   “霍庭深,我们两人之间的纠缠,你拿捏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!”霍皓阎一脸怒气的挡住霍庭深,双目猩红,“马上把孩子交出来,不然的……”

   “如果我是你,会立刻去找孩子。”霍庭深不客气道。

   霍皓阎死死盯着霍庭深,确定他没说谎,才恨恨的转身跑出去。

   “那边!赶紧去那边找!”

   “查看酒店监控!”

   “你们这群饭桶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现场一片混乱,安笒和霍庭深对视了一眼,想不通到丢是谁会对一个年幼的孩子下手。

   “二少爷,老爷晕倒了,您快去看看吧。”阿庆急匆匆过来。

   霍庭深迟疑片刻,牵起安笒的手准备过去。

   “那边肯定要乱糟糟的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安笒看到阿庆欲言又止,猜测老爷子有话和霍庭深单独说,因此自己还是等在外面比较好一些。

   霍庭深先摸了摸安笒的脑袋:“就在花园里等我,哪儿也不要去。”

   安笒笑着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   霍庭深大步离开,安笒看着周遭进进出出找孩子的人,心头莫名乱糟糟的,到底是谁偷走了孩子呢……

   “霍家就是一潭泥淖,你迟早会被拖累下去。”

   淡淡的声音传来,三分笑意七分算计。

   不等安笒回应,人影挡在了面前。

   “吴总兴致真好。”安笒眯着眼睛看吴越,不客道,“没想到吴总也对别人家里的琐碎小事儿感兴趣。”

   吴越挑眉:“跟我走,你可以过的比现在更好更清静。”

   安笒心脏一缩,每次见到吴越,这人总是表现出强烈侵略性,让人本能的想要退避三舍。

   她看了他一眼,转身就走:“我和吴总无话可说。”

   看着安笒渐行渐远的身影,吴越眯了眯眸子,嘴角勾出一抹算计的冷笑。

   霍庭深,所有你有的、你在乎的,我都将一一夺走、毁掉。

   一直拐弯出了花园,安笒才觉得身后那两道迫人的视线消失,她轻出一口气,正准备找个地方坐下暂作休息,眼角的月光忽然瞥到一个熟悉的背影,她呼吸一紧,忍不住跟上前去。

   那人穿着宽大清洁工腐蚀的,手里推着一个大号的绿色垃圾桶,正朝着酒店后门走去,门口停着一辆垃圾车。

   一切都很正常,可偏偏那个背影让安笒心中生出熟悉的感觉,很像……

   一步、一步……马上就到酒店后门了。

   “苏美薇。”她试探的喊出口,看到那道背影一震,她立刻确定了自己的想法,快步追过去,抓住了她的胳膊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 苏美薇带着硕大的口罩,遮挡住大半个脸,只露出了两只眼睛,她看了看安笒抓住自己胳膊的手指,冷笑道:“为什么哪儿都有你?”

   “垃圾箱了是什么?”安笒心里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,伸手去掀盖子,看到小小的孩子正躺在一个篮子里酣睡,顿时恼了起来,“他只是一个孩子!”

   苏美薇眯了眯眼睛:“多管闲事!”

   她抬手一扬,白色的粉末瞬间钻入安笒的鼻孔,她只觉眼前一黑,人立刻软绵绵的倒下去。

   苏美薇看了一眼等在外面的人,那人立刻将安笒弄上车子,苏美薇回头对着摄像头邪魅一笑:“霍皓阎,我说过会让你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 看着监控里女人狠辣的眼神,霍皓阎暴跳如雷:“该死!该死!我就知道是苏美薇那个贱人!”

   霍庭深看了一眼监控,转身离开,打开手机,搜索安笒的定位。

   因为吸入迷药的缘故,安笒昏昏沉沉的,等她恢复意识,混沌中看到一个人影在眼前晃悠,隐隐还有哄孩子的声音。

   “小宝贝,笑一个,呀,真乖。”苏美薇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孩子脸上,嘴角的笑意渐冷。

   如果她的孩子不死,一定比这个还要可爱。

   不过没关系,她过的痛苦,也一定会拉着那些人下地狱的。

   安笒用力挣扎了几次,终于冲破最后的黑暗睁开了眼睛,苏美薇的样子在眼前渐渐清晰。

   “醒了。”苏美薇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安笒,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,拿起奶瓶在手背上试了试了温度,才动作轻柔的送进孩子嘴里,“小乖乖,真听话。”

   安笒皱眉她:“为什么这么做?”

   “这是我和霍皓阎之间的恩怨,和你没关系。”苏美薇头也不抬,似乎所有的心思都被怀里的孩子吸引走了,她语气轻飘飘的不真实,“是你非要多管闲事,才把自己牵扯进来。”

   安笒装作低头整理衣服,撇到脖子里的项链还在,暗暗舒了一口气,缓缓道:“我不知道你和霍皓阎之间有什么恩怨,但何必牵扯到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。”

   “不牵扯到孩子?”苏美薇的五官忽然变得狰狞起来,“可我的孩子都没有机会看一眼这个世界,难道他就该白白的死吗?”

Related Post